悦享读书的乐趣共探恩师的条件

中新网4月24日电 世界读书日前夕,教育科学出版社和北京云舒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了一场读书会——“恩师的条件——《全世界都想上的课》读书会”,北京师范大学郭华教授、高益民教授,北京教育学院吴欣歆教授,景山学校特级教师周群和《老师·好》编剧徐伟一起领读了这本介绍传奇教师桥本武的传记,与30位一线教师共读了这本畅销日本的教育著作。

《全世界都想上的课:传奇教师桥武的奇迹教室》是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介绍传奇教师桥本武教育教学故事的著作。书中介绍了桥本武老师抛弃文部省审定教材,带领学生初中三年精读一本小说(中勘助《银汤匙》),缔造了将一所“破落户”私立学校滩校打造为“日本第一名校”的神话,让他所任教的滩校成为东京大学录取率第一的学校,他的很多学生日后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如日本著名作家远藤周作、东京大学第29任校长滨田纯一等。此书自在国内出版以来,备受好评,入选中国教育报2018年度教师喜爱的100本书TOP10,是一本值得细品及反复阅读的好书。

围绕这样一本传奇的小书,领读人和一线教师们用参与式读书会的方式共读了近3个小时,共同探寻了成为恩师的条件。北京教育学院吴欣歆教授试图把桥本武先生的语文课和我们当下的语文课建立一种联系,把桥本武的教育理念和现在我们正在倡导的教育理念建立一种联系。她从教学实践的角度,为教师们解读了《全世界都想上的课》中隐藏的学科、育人、生活、教育的内在关系。桥本武先生非常巧妙地处理了生活和教育的关系。虽然桥本武先生不说你现在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帝国大学;你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东京大学,但是他告诉学生,你要好好学习,将来能够去面对你生活中需要面对的那些问题。学习就是生活本身。关于书中说到的绕远、跑题和岔道的话题,与我们正在倡导的全学科的学习类似,其实是有关学习能力的生长、面对未来解决问题的能力及学生在未来世界的生活状态、生活能力和生活方式的话题。我们现在所谈的各种素养中最核心的素养是什么?是要具有学习的能力,能够用学习的方式去解决我们面对的问题,能够用学习的方式增加人生的资本,为自己的未来赋能。于是在这个教室里边的每一个孩子都充满了很大的能量,而且这种能量能够让他们自身旋转起来。这才是教育应有的样子。

北京师范大学郭华教授评价这本书,“它在谈教育应该有的样子”。郭老师先介绍了这本书出版时日本当时教育的大背景,也介绍了日本宽松教育的弊端。教育既是当下也是为了未来的准备,教育就应该是让学生继承过去走向未来。书中三次提到了重叠,滩校的学生特别幸福,遇到了一个好的老师,书中描写了桥本武老师的拳头,尊重学生是与严格要求学生相统一的,没有严格,你说你尊重学生,那是不可能的。宽松教育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桥本先生让学生们获得了头脑与心灵巨大滋养,让他们具备了真正的活着的能力,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心灵宽松。所谓教育,是在教师与学生之间展开的一场人与人的格斗,就像有了强大的对手,才会有精彩的比赛一样,有了大写的教师才会有大写的学生。“如果要是像文部省以失败告终宽松教育那样,有意回避与学生的身体碰撞,将学生的成长完全交由其自主性,自己只站在远处观望,呐喊都给我强大起来吧,他强大不起来。”

瑞金医院胸外科在外科团队的配合支持下,完成了中国第一例人类同种原位心脏移植手术,这也是亚洲第一例心脏移植术。在克服术后休克、排异反应、细菌感染等难关后,病人慢慢恢复,最终存活了109天。

读到这,北京市基教研中心中语室主任王彤彦跟大家分享了她的老师对她的教诲及影响,并忍不住潸然泪下。

术后,这位病人存活了54天。按今天标准,是一次失败的移植。但是,在1963年3月世界上第一例人体肝移植到1967年7月的4年多时间里,全世界仅有3例肝移植手术,最长存活时间仅为23天。因此,瑞金医院第一例肝移植病人术后存活54天,在当时已经处在世界先进水平。1978年,瑞金医院又接连完成了3例肝移植,均获成功,术后生存期分别为139天、200天及261天。

我国的器官移植技术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而今天的成果,很大程度上源于40多年前第一代器官移植探索者的大胆尝试——1977年10月21日,瑞金医院为一名42岁的男性肝癌晚期患者进行了肝移植手术,拉开了我国器官移植技术发展的序幕;次年,中国首例心脏移植再次诞生在瑞金,这同时也是亚洲第一例心脏移植术。

让不可能变可能 让生命延续更久

由于成功地实施国内首例同种原位肝脏移植和首例同种原位心脏移植这两项重大医学成果,瑞金医院获中央卫生部“重大科技成果甲等奖”。这两项医学成果不仅填补我国器官移植的空白,也为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劈离式肝移植难度已很高,而将两个供肝人的肝脏拼接起来再移植给患者则更加困难。2007年12月,一名体重85公斤的15岁女患者来到瑞金医院。由于种种原因,亲属捐献肝脏的活体肝移植无法实现,等待自愿捐献的肝脏也可能遥遥无期。最后,医院决定将45岁父亲的左半肝和43岁母亲的右半肝这两块健康肝组织移植到患者女儿体内。这次肝移植涉及三个手术,3组麻醉医生严阵以待。当天医院还配备放射科、超声科和出凝血专家,37位医护人员守在手术室。17个小时后,手术圆满成功。而当时,全世界能够实施“两供一受”活体肝移植手术的国家不超过5个。此后,全国各地医院纷纷跟进,形成了众多实力雄厚的器官移植团队。经40多年的发展,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量如今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

为保护好器官,手术室护士们用木榔头将大块冰块敲碎成冰粉,储藏在木箱子里作为“土冰箱”。肝移植手术时间非常长。在没有显微镜和血管缝针的情况下,林言箴只能凭肉眼丝线缝合。阻断血管只能用橡皮筋,医生们必须根据阻断时间,动作极其迅速地缝合器官。为防止感染,医生们在高压氧舱临时搭建病房。

1977年10月,一名有肝移植适应症的病人来到瑞金医院。这名病人姓胡,是一名42岁男性肝癌晚期患者,外院诊断已无法手术。病人来瑞金后,医院立即安排消化组江石湖参加外科查房,血液科王振义和王鸿利每天会诊调整凝血功能。傅培彬和董方中亲自参加病例讨论。经讨论后确定,唯有行肝移植才能挽救患者生命。10月21日,由林言箴等施行同种原位肝移植手术。李杏芳和王鞠武共同完成麻醉,黄宗明辅助。

1954年,美国人完成世界上首例肾移植手术,被视为现代器官移植的开端。20世纪60年代中期,广慈医院(瑞金医院前身)外科就已具备开展肝移植和心脏移植的科学基础和技术储备。十年动荡结束后,研究和实验恢复后,林言箴带领团队夜以继日地收集分析国外有关资料。两个月里,光动物实验就做了20多次,还进行2次联合实战演习。

最后,北京师范大学高益民作为本书的译校宏观地介绍了桥本武传奇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及这个故事发生在滩校的独特性以及可以引发读者思考的几个方面:跨学科通识教育的优缺点、内在兴趣的激发、把工作当成兴趣。像桥本武一样,一旦把工作变成了兴趣,我们就可以不计较时间,不计较花费,而且乐此不疲,欲罢不能。所以桥本武是这样一个迷人的人,又能跟孩子发生一种迷人的碰撞,你说这样的老师,他能不给孩子留下深刻的印象吗?这次读书会叫恩师的条件,为什么不说老师的条件?我们今天就是在纪念我永远不能忘怀,在我人生当中发展成长起了重要的作用,我一想到他,我就心有所动的那样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人。这也是开展这次读书会的目的所在。

景山学校特级教师周群与老师们分享了她关于教师这个职业的一些体悟。老师是什么职业?老师是太阳、小宇宙,我们要自带能量,人生并不是无休止去消耗能量。罗曼·罗兰说过一段话:“大部分人在20、30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皆是在模仿自己度过”。这句话让我们去反省,作为一个老师有多少是消耗自己生命的状态,而没有增量的部分,能不能让我们的人生过得有尊严,像一棵年轻的树一样,应该不断发芽不断生枝,总有一种活力保持在身上。桥本武老师只教一本书,这与我们正在开展的项目化学习类似,从真实的情境当中让学生在做中学,去不断打破原有学科的边界感,让他在相对真实情境当中,去把语文的所谓的基础知识、基本能力,转化成一种应用,面对现实的能力。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教师要能够活出自己的个性,活出丰富的色彩,其实就更加意味着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要不断去找寻自我。正如书中所写:“我的余生以及我今后的人生,也会因与某种相遇而如游极乐境,如临莲花座,尽享人间无有的极致幸福。”“无需伪装的人设,内心单纯而专注的人才是最有力量的那一个,才能走得更远”。

自制器械,完成首例心移植

反复“演习”,只为等待这一天

《老师·好》编剧徐伟介绍了电影中苗老师与桥本武老师共同的特质:对教育及学生的爱。桥本武先生在教书的时候所反映出来的情怀是他对教育的热爱,如果一个人没有对教育的热爱的话,他不会在语文的荒漠期来费这么大的精力做这样一些事情。《老师·好》这部片子里也塑造了这样一个立体鲜活的老师,他有软弱的一面,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痛苦,也有自己面临的困惑,在这样的情况下,苗老师依然坚守自己的教师工作,依然想把自己正直的人生性格传递给他的学生,他让我们的学生从我们身上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正直的人格。

2002年7月19日,时任瑞金医院院长、普外科主任的李宏为与彭承宏教授领衔,进行了国内首例劈离式肝移植尝试。两台手术“齐头并进”,先将总重量为1080克的供肝依解剖结构劈离为二,重量分别为850克和230克,并修整出两套各自独立的动脉、静脉及胆道系统,然后分别植入两位病人体内。49岁患者病变切除后,850克供肝担负其全部功能;22岁的患者由于需解决的是部分肝代谢问题,手术仅切除了其左半肝,再用230克供肝移植上去。两台手术历时13个小时,“一肝二用”,救活两位病人。这是瑞金医院在肝移植领域写下的又一项“第一”。

1978年4月21日,胸外科张世泽、方立德站上手术台,一枚3.5小时之前由周思伯医生取下的珍贵心脏供体,被送到了他们手上。手术持续6小时15分钟,其中体外循环2小时22分钟,整个供心血管缝合时间只用了69分28秒,术后呼吸机支持26小时。

“一肝二用”,升级到“两供一受”

进入21世纪后,瑞金移植团队又开始挑战新高度——劈离式肝移植。即将一个完整的供肝,按照解剖结构分为两半,分别移植在两个患者的身上。这种方法难度大,医生们需要将肝脏依解剖结构劈离,然后整理和建立起两套各自独立的动脉、静脉和胆道系统。

本报记者 左妍 通讯员 朱凡 杨秋蒙

2003年瑞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成立后,又完成好几个“第一例”:2004年完成国内首例肝脏小肠联合移植手术;同年12月,一位38岁的病人接受腹腔七个脏器的联合切取和移植手术——患者的肝脏、胰腺、脾脏、胃、十二指肠、全小肠和结肠等腹腔消化器官整块移植。这不仅是中国的“第一例”,也是亚洲第一例腹腔多器官簇联合移植手术。

由于心脏移植在我国是空白,术用器械非常缺,医务人员就自己动手做器械。缝合心脏需用的无损伤丝线,经不起钳拉,张世泽想方设法改进持线钳,请手术器械厂工人按照设计要求,造出无齿持线钳,解决丝线容易被拉断的毛病。诊断排斥异体情况用的心内活检钳,长达70多厘米,而只有火柴梗那么细,在手术器械七厂的工人帮助下也制造出来。

瑞金医院启动肝移植手术的同时,心脏移植准备工作也开始了。1967年,南非医生完成世界上首例心脏移植。1977年11月初,瑞金医院张世泽等医生开始收集国外有关资料。在5个月的时间里,团队在动物身上共做了36次移植心脏的实验。